呱唧 一个拼了老命挖坑不填的人
【ps 看到这个人要跑哦 因为这家伙喜欢虐梗】

关于

【SD】圣水的调配方法(一)

*大量有关世界观的私设

*故事发生在我所想象的第十五季以后

*可爱甜饼(非常努力的)




“……正如所有脑袋健全的猎人所知道的,木桩、银器、“神奇魔动枪”,这些猎人狩猎时的好伙伴,有着能让这超级大自然中的超级生物暂时滚回娘胎里消停那么一小会儿的神奇魔力……”

 

半裸的男子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小麦色的肌肤蒙着一层温暖的水雾,他转过身,面向那个透明的,似乎有着丰满亚洲女性形体的“东西”,好莱坞式地举了举杯,碧绿色的眸子满是挑逗

 

“但当一个猎人正巧没有这些好伙伴,也没有钱,甚至没有一个聪明的后援时,猜猜他们会需要什么?”

 

这位“肯(芭比娃娃的男友)”眨眨眼,炫耀似的发问

 

“哦,没错,honey,他们仅仅需要一杯水,一段蹩脚的拉丁文咒语,再然后,当当~我,会为这群陌生人带来这杯新鲜的,沁人心脾的,救命的,圣水。瞧吧~这就是我的工作,一位无私的慷概的魅力四射的,圣水酒保。”

 

“肯”欺身压上透明女士,持续施放火花

 

“所以,lady water,我们能亲吻了吗”

 

 

嘭—— 水花炸起,迷人的芭比男友又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法力反噬淋成了落汤鸡,不过没关系,他本来就站在水池中央

 

“fuck——fuck!!!!天堂这群狗娘养的公务员到底什么时候能愿意满足员工的正当诉求!!!”

 

圣水酒保指着天骂骂咧咧“我说!你们这群禁欲系的怪胎到底对人类生理需求有什么误解?!我差不多从一个月前就要求来个小妞陪我了吧!!!”

 

 

圣水酒保狠狠抹了一把脸,在巨大的水池里来回踱步。他身下的这片池子,每天早晨都会干涸,只有当小酒保愿意屈尊跳进这个浅坑,圣池才会开始一点一点蓄起圣水,等待着某个来自某处带着口音的订单命令。

 

圣池本来可以说是天堂全自动化的模范案例,蓄水、接单、派送,本来是一套高效的自动化流程,根本不需要人来操作,但不幸的是圣池一个月前傻了。从小酒保出现在这里的那天起,圣池就像个智障,它什么都不管,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有小酒保能转动它生锈的齿轮,重启它秀逗的系统。

 

“叮——来一杯…杯……一杯生…省…声水”

 

小酒保翻起白眼,这群菜鸟总是读不清楚那些该死的拉丁文,圣,圣,圣,拉丁文的卷舌音难道就有那么难吗?

 

“得亏我聪明,不然等死吧,一群笨蛋猎人”小酒保嘟嘟囔囔舀起一碗圣水传送过去,他记得他以前听过那些拉丁文,不是这种菜鸟发音,而是一种优雅的,音韵和谐的,甚至是性感的…拉丁文,吟唱者是个男人,或许比他高那么一丢丢,因为声音总是从他头顶响起……

 

小酒保费力的想要抓住这个声音,但又一次,它从他脑海里溜走了,像一条滑溜的泥鳅,蹦进浑浊的大河,再无迹可寻

 

小酒保没有一个月前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从这池子里爬出来,咳了一地血,带着一身伤,有人告诉他他的工作,他的职责,从此以后他就成了圣池里无比重要又无比孤单的,唯一的圣水酒保。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就连酒保这个称号也是他突然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他当时不知道酒保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适合这个称呼。安分几天后,他的头脑开始渐渐清醒了起来,却仍然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不过他发现自己能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后向上提交每日工作报告,上级对酒保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于是他每天的工作有了乐趣,一切都是为了在一天结束后狠狠的骚扰上级,赚取自己的酬劳。

 

他从那里得到了一辆黑美人,一栋古堡,一个专门生产苹果派的机器,还有几个房间的好酒,但唯独得不到有生命的东西,他先是问上级要了一个弟弟(下意识的),上级驳回了,再是要了一位情人,又被驳回了。好嘛,既然不愿意给他情感,他要个按小时收费的无情妓女总成吧,显然,又被驳回了。

 

酒保不明白上头到底在捣鼓什么,拜托,他可是在帮智障圣水池收拾烂摊子欸!难道他不值得一个有求必应的承诺吗?

 

小酒保气呼呼的蹬上岸,大字型拥抱着那辆黑羚羊,这种时候,也只有他的黑美人能给他一些安慰了。

 

 

Sam Winchester最近真的疯了,这是天堂人间地狱炼狱一致得出的结论。

 

自从他那一贯喜欢牺牲自己换取大义的哥哥抱着癫狂的上帝一起消失后,这位忠诚的弟弟就发狂了,他深信自己的哥哥肯定就在四界的某处,并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疯狂地毯式搜索。

 

灰白色调炼狱险些被染成了红色,但那里没有他的哥哥;人间多了一位极为利索的人口普查员,但哥哥也没有轮回到人间;整个地狱犬种族都要被逼灭绝了,恶魔们只好家家户户在石板上刻着“以撒旦为誓,这里真没有Dean Winchester”,才能继续苟延残喘地过日子,但显然,他的哥哥也不在地狱。

 

只有天堂他没有搜过,Sam盯着电脑发呆,如果Dean真的上了天堂,如果Dean真的获得了自己的平静,那放他走或许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万一,万一Dean也不在天堂,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如果Dean真的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那Sam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他真的太累了,他和Dean都是。要知道他们经历的破事甚至可以在人类电视史上连载十五年,天使恶魔上帝和死神,这些一般人嘴里的玩笑话把他们两个人类折腾的体无完肤,他和Dean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实在是厌倦了这些混蛋事,别说什么找个人类女性度过平凡又幸福的余生的蠢话了,这或许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但现在,只有Dean的存在才能为他带来幸福。

 

天堂不是那么容易搜查的,虽然说天使们的父亲——该死的上帝——把整个天堂搅和的天翻地覆,但那里仍然是世界上安保最严密,面积最辽阔的一片土地,想要搜查天堂,Sam需要天使的帮助。

 

“Cass,如果你找到了什么,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Sam闭着眼默默祈祷,正如Dean失踪后的每一天

 

但不同的是,今天他得到了Castiel的回应。

 

“Sam” 天使还是喜欢神出鬼没

 

而Sam转身的力度险些没有把自己扔出转椅。


评论(2)
热度(17)

© 呱唧一声咸鱼落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