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唧 一个拼了老命挖坑不填的人
【ps 看到这个人要跑哦 因为这家伙喜欢虐梗】

关于

【SD】圣水的调配方法(二)

*大量有关世界观的私设

*故事发生在作者想象的第十五季以后

*可爱甜饼(拼了命的)




小酒保最近的工作很是轻松,世上不安分的恶魔似乎越来越少(托某位人类猛男的福),以至于他一天的工作量从三位数直线下降到个位。

 

“这才对嘛,夹紧尾巴过好自己的恶魔人生有什么不好~”小酒保大手一挥在每日工作报告上签下几间屋子的摇滚唱片,又躺回圣池池底吐泡泡

 

工作量的下降让小酒保拥有了大把可以自由挥霍的时间,无聊是无聊了点,但也给了他更多的机会,让他去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是谁?

 

最有效的思考方式是让直觉决定每日工作报告(这东西都可以改名商场了),再花一整天来试图从这些东西身上找到些零零散散的回忆。

 

比如在黑美人身上找到的刻痕,D.W和S.W,在古堡里也能找到相似的;比如那些苹果派,他下意识的觉得他不会是那个看着派一点一点做好的人,而更像是直接与成品打交道的那个;再比如他对上级发出的第一封有情感需求的报告,他想要一个弟弟,就好像曾经他真的拥有过一样,拥有一个开朗的,倔强的,有着狗狗眼的小弟弟。

 

酒保聪明的小脑袋推理出自己肯定以某种方式拥有过一个为自己跑腿买派的弟弟,并且如果自己叫D.W,他的弟弟一定叫S.W,只是个缩写,但也是个进步,至少酒保终于有自己的名字了。

 

 

正如过去的每一天,D跳进池子,蓄满圣水,开始仰泳,等待订单,应付完几个能相对流利的说出自己需求的猎人,心情不错地靠岸休息。

 

“叮——” 又一份订单来了

 

D脸上带着笑,轻松地用法力舀起四周的圣水,和自己打赌这个猎人会需要几杯,这是他无聊工作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三杯,他猜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好听的声音,流利的拉丁文

 

“好吧,不是三杯,不过声音不错~”D重新放出法力舀水

 

“几杯来着……”D承认自己有点迷醉于这位先生的声音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

“太。平。洋。容。量?”

 

D低头看着自己脚下10X10X10的池子,懵了

 

 

“所以你是说,Dean极有可能成为了你们天堂的公务员”Sam再次向Castiel确认

 

“恐怕是的” Cass接着说“我们有资料显示,一个月前,一位新人在一个从来没有存在过的职位就职,负责圣水在人间的分发。”

“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Dean,我的意思是,他出现的时间明显比Dean消失的时间晚了太多”斯坦福高材生永远头脑清醒

 

Cass摇摇头,递给Sam一沓牛皮纸“没人会不觉得他就是Dean”

“每日工作报告”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先生,我真的做不到!!!”

 

…… ……

 

男人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D松了一口气,终于!他不知道和这个神经有点问题的猎人耗了多久,这家伙的声音是很性感,拉丁文也前所未有的流利熟练,但谁都架不住被同一个声音唠唠叨叨的烦上一整天啊!

 

这猎人的脑袋里像有个太平洋大小的水坑,急于用太平洋容量的圣水填满似的,一整天,一刻不停的提出无理的要求

 

“小天才,我要是有这能力不早就把太平洋变个圣水池让你们自己取水玩儿了吗”

 

D揉了揉眉头,那里皱了一整天都快留下痕迹了。他躺回岸边,打算抛开工作好好睡上一觉

 

然而十五分钟后……

 

“请给我太平洋容量的圣水”

 

“SON OF A BITCH!!!”

 

 

Sam蹲在湖边,手里攥着Castiel交给他的十字架,一刻不停的重复着那个强大的咒语——Cass说这是圣水使者的召唤咒,鬼知道翻译成英文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会读罢了。

 

他已经在这里蹲了一整天了,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愿意这么做,只要能再一次见到他的哥哥。

 

但Bobby不会同意,他带来一堆食物,几升纯净水,和一堆唠叨

 

“Sam” Bobby就要把热狗怼到Sam脸上了“你必须把这些给我吃下去”

 

Sam撇开头躲避Bobby的亲爹式关怀,他不敢停下咒语,只好用眼神告诉Bobby:不了谢谢

 

Bobby几番尝试无果后只能使出杀招

 

“你觉得Dean会愿意见到自己的弟弟离了自己变成了一个连身体都照顾不好的家伙吗,万一Dean回来后想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你叫他怎么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鬼地方自生自灭?”

 

不,Dean不会的。Sam在心里默默的想。他不会想要离开我的……对吗?

 

看着Sam逐渐耷拉下来的小脑袋,Bobby知道刚刚的话起了作用

 

“Sam,如果真像Cass说的那样,湖底的那个Dean更年轻,更有活力,不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破事,不知道你们一起度过了多么艰难的时光……你知道他确实是有几率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他是个英雄,这是他应得的奖赏,我们不能对他那么残忍”

 

Sam停下吟唱咒语,安静了下来。

 

如果Dean真的像Cass说的失去了记忆,忘记自己长久以来的“照顾弟弟”的职责,他还有可能愿意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吗,他还有可能将impala副驾驶留给自己吗,他还有可能,继续爱Sam吗……

 

Sam不愿意像世人一样给这份爱划上界限,亲情或是友情,还是他们所说的“病态的,神经质的,背德的爱情”,他一向不愿意用这些去界定Dean和他的情感;他只知道Dean是这个世界上他最愿意去靠近的那个人,就算在Dean身边扔上一圈各种款式的美人,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朝着自己十年不换夹克款式的,一件内裤穿两面的,任由胡渣肆意生长来彰显自己所谓男性魅力的邋遢哥哥走过去。

 

在Dean出事之前,他也可以骄傲的告诉世界,Dean也会为他做同样的事,区别只在于其眼神在大胸妹身上逗留的时间会久一些罢了。但现在他不确定了,当Dean身上没有了一定要照顾自己的责任,没有了两人这么多年以来的记忆,他还会愿意走向Sam吗

 

以前,想要开始新生活的一直是自己,而现在,可能是Dean,Sam突然体会到了Dean几年前的无力。

 

“所以Sam,吃点东西收拾好自己,然后再来迎接Dean,如何?你得给他一个好的第一印象”

 

“好吧,我同意。”

 

“好孩子!来吧,过来尝尝这个……Sam!!你不能把吃的带进我的浴室!!”

 

Sam知道他必须收拾好自己,但他想尽量快一些,再快一些。

 

于是他只用了十五分钟搞定了一切。


 


评论(2)
热度(17)

© 呱唧一声咸鱼落地 | Powered by LOFTER